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趋势走在 >同意阿兹兰执行人事重组报告 卡立否认指示辞20员工 >

同意阿兹兰执行人事重组报告 卡立否认指示辞20员工

栏目:趋势走在 | 来源:http://www.554am.com | 时间:2020-06-24
同意阿兹兰执行人事重组报告 卡立否认指示辞20员工

雪兰莪州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否认指示雪州发展机构新任总经理阿兹兰,辞退20名雪州发展机构控股私人有限公司20名合约员工。

同时,他也强调,不曾在雪州行政会议提及终止雪州发展机构公正党副主席阿兹敏阿里的董事职务。

卡立今日在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召开的听证会上,被传召为证人时这幺供证。

该听证会是针对审理雪州经济发展机构的两项课题,即阿兹敏阿里被撤职与20多名员工被解雇的问题而召开。

卡立是第一名被传召的证人,提供了长达2个小时的口供,他整场表现得精神奕奕,神态自如。

他承认,曾经指示阿兹兰呈交一份人事重组计划报告,而他查看后也同意执行,惟内容是否涵盖有关解雇上述20名合约员工,他则没有特别说明。

“是我同意他(阿兹兰)执行的,因为我下了指示要人事重组,而且也指示雪州执行秘书拿督库斯林监督执行过程。”

可省下700万开销

他解释,此决策可令该机构省下700万令吉的开销,包括薪金、花红、医药、交通津贴及公积金等。

当该委员会询及有关终止合约的信函在24小时内生效的看法时,卡立表示,这视乎个人处事方式,但他认同阿兹兰高效率的做法,因拖延多一天就要支付多一天的有关开销。

无论如何,他指出,身为该机构主席并没有决策权,只有管理层可在决策上做决定,包括一切文件,而通过的决策也是由管理层执行,他只是同意执行上述决策而已。

已指示雪财政调查阿兹敏被“暂停”

卡立强调,根据去年11月13日的州行政会议纪录,并没有提及辞退阿兹敏阿里,惟证实阿兹敏阿里在雪州发展机构董事一职被“暂停”(Bergantung),直到调查结果出炉为止。

他说,他已指示雪州财政库斯林调查此事,预计2个月后揭晓事情来龙去脉,若该调查报告无法如期出炉,将会要求库斯林解释。

另外,针对委员会询及为何会议记录却有提及重委阿兹敏阿里、雪州高级行政议员依斯甘达以及拿督斯里邓章钦为董事成员,卡立解释会议记录其实并未做出任何决定。

他说,根据合约,阿兹敏阿里的董事任职是在2015年期满,因此是不合时宜的议题,所以在该会议中没有提及。

“在会议中并没有提及也辞去或否决阿兹敏阿里的董事职,而有关辞退董事职的通知信,是由雪州发展机构前总经理拿督奥曼签署及发出的。”

他说,同时,还有另一封信是通知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斯里邓章钦代替郭素沁接任董事一职,同样也是由雪州发展机构前总经理奥特曼发出。

听证会内容交州议会辩论

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主席杨巧双声称,将会把今日召开的听证会内容,带去来临的州议会辩论及通过。

该委员会天针对雪州经济发展机构的两项课题,即阿兹敏阿里被撤职及20多名员工被解雇的事召开听证会。

听证会一共传召了21名证人,其中包括雪州发展机构以及雪州发展机构控股私人有限公司的管理层及员工。

经过6个小时供证,充满争议的听证会宣告结束。

出席的委员会成员有斯里斯蒂亚区州议员聂纳兹米、适耕庄区州议员黄瑞林、淡江区州议员沙阿里、中路区州议员阿都拉尼以及柏马登区州议员苏莱曼。

阿兹兰:未按程序聘用裁退员工履行廉政协定

雪州发展机构新任总经理阿兹兰指出,公司是为了履行该机构与私人有限公司所签署的廉政协定,以及之前该重组及没有按照公共服务句聘用程序为理由,而裁退20名员工。

他说,由于之前雪州发展机构并没有按正常程序聘用上述员工,包括没有阐明他们是合约或服务合同、没有按照政府的公务员薪金制度、在借用员工时,没有按照合理的程序。

他说,另外,一般合约员工,他们应该是按工程的期限来运作的,工程完毕后,他们的合约也将结束,而且所谓合约一般工作时间为6个月或1年之间而已。

另外,今日出席听证会的15名被解雇员工,都一致认同被裁退的合法性,但却不满当局没有预先通知,且没有人情。

四名代表发言的员工包括阿里夫、阿莫在宾、拉斐查和费罗。

他们指出,当局并没有提前通知他们解雇的事项,而且在2月3日辞退生效后的第二天,也就是2月4日,才通知他们。

阿兹敏:勿拿员工“开刀”

被辞董事职应归行政议会解决

国际山庄区州议员阿兹敏阿里认为,他被辞退雪州发展机构董事一职事宜,是从雪州行政议会引发,应回归于该行政议会解决,而不是拿该机构的员工“开刀”,做代罪羔羊。

他谴责,州议会会议纪录不详细,才导致雪州发展机构前总经理拿督奥特曼误解而辞退他。

他举例,在委任邓章钦为董事时,也没有阐明他的委任期限,同时公正党董事人选阐明待定。

“事情发生后3个月以来,每个星期三都有行政会议,为什幺不要用那段时间解决问题?”

他也解释,雪州发展机构于2013年4月雪州政府解散后,曾经致函卡立有关董事人选的事项,但却没获得回应,同时,该机构在2013年10月向法律顾问咨询时,也确认他的董事一职仍然有效的。

“基于州政府没有重新遴选董事代位,意味着我的职务应该是维持不变的。”

他指出,根据的会议记录内,卡立有一项说明指出,依斯甘达的董事职保持不变,而郭素沁已不是州议员不获续任,阿兹敏的董事职位则要重新探讨。

“实际上,我是在2009年被委任为雪州发展机构董事,任期两年后又在2013年获续任,理应直到2015年才届满,所以不应该突然面对辞退的问题。”

遵指示归还官车

当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主席杨巧双询及归还官车是什幺目的时,他指出,是基于履行较前雪州看守政府的指示,不要将官方财物作为政治宣传的工具,所以才退还有关官车。

“我不仅遵守州政府的指示,也遵守个人的原则,但这不代表我要辞推雪州发展机构的董事职务。”

他强调,他并不是希望自己被重委,但在州政府做出结论时必须是一个透明化和公开的,并希望这事件尽早结束。

根据行政议会报告奥特曼承认发辞退信

雪州发展机构前总经理拿督奥特曼承认是他发出辞退信函,不过,他表示本身是根据行政会议的会议报告,作出上述决定。

他说,根据有关的会议纪录,当时只记录了雪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和雪州高级行政议员依斯甘达为雪州发展机构新任董事,而没有写下阿兹敏阿里的名字。

“由于大选后,出现行政议员更换现象,因此我看了有关记录后,便假设郭素沁和阿兹敏阿里不再续约了。

于是,便发出辞退信给郭素沁和阿兹敏阿里,当时两人也接受了有关的信函。”

他说,之前,由于雪州发展机构多时没召开董事会,因此他们非常着急想知道谁获得委任为董事,因此在2013年10月期间,他获得州务大臣机要秘书的劝告,于召开股东会议。

看名单臆测没获续任

“当时,我们是按原有的董事部名单召开会议,因此也通知阿兹敏阿里出席。”

他说,随后,他在的行政会议上看到两个新加入董事的名字,但是却没有阿兹敏阿里的名字,因此才臆测他没有获得续任。

“不过,我在听取州务大臣私人秘书诺再顿的建议后,尝试以书信方式询问阿兹敏阿里是否获得继任,但是却没有得到回应。”

他说,基于此,他们便发出辞退信信函给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结果却引发阿兹敏阿里不满的风波。

“较后,我们询问州务大臣是否要发出信函撤回有关的辞退信函,结果,州务大臣却说不能,之后,他于1月16日在报章上指出,有关辞退的决定不在于他的权限。”

不知阿兹敏是否仍是董事

奥特曼说,到现在为止,他也不知道到底阿兹敏阿里是否还是雪州发展机构的董事。

“实际上,我于去年12月已离职了,今年1月便开始放假,因此当我被告知调往雪州州政府办公室工作时,也感到很无奈。”

另外,在询及是否通过正常程序聘用上述员工时,奥特曼指出,雪州发展机构是基于该机构没有相关人才,因此才会聘用上述22名专才的。

“我们是按雪州发展机构控股有限公司的要求,而发出招聘广告或通过猎头公司,寻找上述人才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