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趋势走在 >同性的爱情,一样美好 >

同性的爱情,一样美好

栏目:趋势走在 | 来源:http://www.554am.com | 时间:2020-06-24

是人都可以享受爱人与被爱的权利。


Michael 今年刚满四十一岁,来自美属波多黎各的首都San Juan。在二○○三年夏天,他只身从家乡搭乘了近七个小时的飞机,来到纽约市追梦。Michael 的专业是会计,虽然说在他的家乡,会计师的薪水和纽约市比起来低了许多,但是以整体物价来说,他在那里的生活可以过得非常舒适。为什幺他要离开家乡?

Michael 和家乡大多数的男人有些不同—他不喜欢女生。这幺多年以来,他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谈论过这件事情,包括他的父母。他曾经试图与几位女性交往,但结局都不完美,他实在无法昧着自己的良心去欺骗那些爱他的女生。在波多黎各,很多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但Michael 从来不觉得自己生病了,反而认为这是上帝对他的恩赐—可以同时拥有女人细腻的心思和男人壮硕的身材。

十二年前的夏天,他独自来到纽约,这个与洛杉矶和旧金山并列三大「对同性恋最友善的城市」,展开了全新的生活。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考取纽约州的会计师执照,在白天过着上班族的生活,晚上则穿梭在曼哈顿各大酒吧里,找寻另一半。与其说纽约市刻意营造出对同性恋友善的氛围,还不如说这座城市毫无痕迹地使他们融入其中。

Michael 可以与他的男伴在路上手牵手走路,可以浪漫地靠在地铁站里的墙上接吻,又或者,可以大大方方地同居。路人很少盯着他们看,房东会邀请他们一起吃早餐,他也时常带着男伴参加同事举办的派对或婚礼。

来到纽约之后,他不觉得重生了,只觉得终于可以放肆地做自己,享受自出生的那一刻就应该拥有的权利。

二○○五年的春天,他遇到了心中的Mr. Right—Williams,一个道道地地的纽约人,从小就清楚地知道自己不喜欢女生,上高中那一年与家人的圣诞节聚餐里,他向同桌的家人坦白自己的性向。意外地;他的父母亲和姐姐并没有显露出任何责怪或者失望的表情,反而一一过来拥抱他,然后继续吃饭,聊着之前未聊完的话题,家人的反应让他相当感动,因为这才是真正的爱,一个不会judge 你的「选择」的爱。

Michael 和Williams 在一起已经六年光阴了。他们合租了一间公寓,养了两只猫,过着和一般老夫老妻没什幺不同的生活—只差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和结婚证书。终于,二○一一年的夏天,Marriage Equality Act 通过了!同性婚姻在纽约州正式合法,纽约州正式成为全美仅次于麻萨诸塞州、康乃狄克州和新罕布夏州之后,第四个让同性婚姻合法的州。很难想像,看似对同性恋开放的纽约州,直到二○一一年才通过这项法案。纽约州对同性恋婚姻的认定有指标性的意义,从那之后到二○一五年为止,全美有多达三十七个州允许同性婚姻。(二○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美国最高法院通过修宪,同性恋婚姻于全美五十州已全面合法化。)

Michael 和Williams 在法案通过的隔一天便选定在布鲁克林的Kings County Clerk登记,取得婚姻证书。Michael 说:「我还记得那一天是礼拜一,清晨六点多,地铁上挤满了手牵手的同性恋情侣们,赶着去申请和领取第一批结婚证书。大家在地铁上相视而笑,有些人甚至感性地哭了。」

根据纽约州的法律规定,领取了结婚证书的二十四小时之后,他们才可以(也必须)举办正式的婚礼仪式。婚礼在二○一一年夏天的一个週末,教堂里头坐满了这对新人的亲朋好友,却独缺Michael 在波多黎各的亲人,因为他的父母亲依然无法接受独子是同性恋的事实。

「没能在他们的面前亲吻自己的丈夫,是我一辈子的痛。」Michael 双眼泛着泪光,一字一字缓慢地说。

↓ ↓ 点下一页,看更多

自从同性婚姻合法之后,很多同性情侣纷纷来到纽约市。以前,Chelsea 和Hell's Kitchen 号称是纽约市同性恋的聚集地,但现在曼哈顿街头随处都可以看到同性恋情侣,甚至一直到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同性恋早已不再是特定族群,而是这座城市的一部分。

根据统计,现在纽约市有两万六千对合法的同性恋夫妻,其中只有三八%的夫妻住在曼哈顿,其余散落在纽约市的另外四个区。

今年年初,Michael 很高兴地通知大家,他和Williams 成功领养了一个小女娃儿Doris。在纽约,同性夫妇领养小孩的权利、义务与异性夫妇完全一样,不会因为你是异性夫妇就比较容易领养到小孩,只要小孩的原生父母同意。同性与异性婚姻家庭站在相同的起跑点上,都必须接受领养机构客观且深入地调查家庭状况。而领养之后,同性夫妻也可以享受一般领养人在赋税上的优惠,以及在公司里申请身为父母亲的福利。

现在的Michael 白天在会计公司上班,晚上回家与丈夫陪伴着女儿和两只猫。他的双亲也慢慢接受了他是同性恋的事实,几乎每个礼拜两老都会和孙女视讯。他们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孩子上学以后将面临的问题,包括同侪之间的排挤,和对自己父母亲的不认同等,但他们还是怀抱着希望。

「两个男人对孩子的付出绝对不会少于一男一女。同性恋的存在本来就从不是个疑问,有疑问的是那些不肯接受我们的人。只要有更多人来到这座城市与我们生活在一起,了解我们,相信他们最终一定会接受我们—因为我们和他们并没有什幺不同。」Michael 说。

我停下在键盘上打字的双手,阖上电脑银幕,看着坐在桌子另一头的Michael,敬意油然而生。他是我来纽约之后认识的少数同性恋友人,总是愿意开朗地希望我了解同性恋的生活,也希望我不要评断其他同性恋者。他的故事对很多人来说可能不是非常精彩,但正是最平凡的真实,才能够与旁人产生共鸣,使我更了解同性恋在纽约的生活和为权利打拚的过程与辛酸。

在台湾吵得沸沸扬扬的「多元成家」,不管是支持还是反对的人都要扪心自问:「我们是否真正地想了解同性恋?还是我们都只随着自己的信仰,和大众一窝蜂的评论去做决定。」

最后,我还是想说:「是人都可以享受爱人与被爱的权利。」

我们都曾经为了错的人,疯狂地把自己变得不像自己;曾经在远距离的另一端,默默地守护着忘记约定的另一半;甚至把自己关在黑暗中,听着悲伤的音乐,痛苦挣扎着是否要继续跟对方走下去。

本文出自《我在纽约,爱你》 / 时报出版

同性的爱情,一样美好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