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全宇宙 >春节带着小相机去老朋友故乡 >

春节带着小相机去老朋友故乡

栏目:大全宇宙 | 来源:http://www.554am.com | 时间:2020-07-15
这个新年,去了一位老朋友的乡下,老朋友小时候在英德市黎溪镇出生,大概在十多岁便来到香港生活,在七八十年代,这是很普遍的事情,就我身边的朋友中也有几位都是这样的背景,在香港,平常大家日常交往中, 很少会谈及自己的少年往事,我们都好像为了生活中的大事、小事、家里事、琐碎事而拼搏得头昏脑胀了,趁着这个机会,与他一起回乡小休,对这个老朋友,多了一些了解。 我们从深圳坐高铁到英德市,然后南下,经连江口到他的故乡黎溪镇,途经连江口住了一个晚上。

连江口

生活在连江边的水上人家
水上人家在岸上用胶桶种植大芥菜自用。
连江的河鲜很有名气,桂花鱼、骨鱼、和顺鱼、边鱼,也有很多小鱼,生晒后可做鱼乾,用鱼乾煲汤十分鲜味,江边有几间餐馆,有一道菜名叫 “ 炸河鲜 ” ,就是用油炸这些小鱼,鱼骨也炸至鬆脆,十分美味,在乡村地方,往往这些寂寂无闻的小菜最吸引我们城市人的味蕾。
生晒鸭毛,我记得小时候住在新界,有人会用火柴挨家挨户交换鸭毛,可我一直不知道鸭毛有甚幺用途,会用来做衣服或被子吗?
运沙船,连江由于是山峡两旁间的河流,河床经年累月沉积着很多沙泥,按时会用挖掘船清理河床,沙土又成为发展中的市镇建筑物的主要材料。
江边两岸的村民以这种传统汽油船只来回两地,每半小时一班,不单是人,还可载电单车和电动三轮车,由于没有足够的时间,这次没有尝试坐这种汽油船,昨晚在江边的餐馆吃饭时,老闆还告诉我们在江的另一边有一个花墟,只好留待下次好了。
在市镇买了菜准备坐船回家的老婆婆。
在连江边生活的老人,閑时三两知己坐在江边闲话家常。
晚上的时候,老朋友与他的儿子在江边放烟花,小儿子聚精会神的看着父亲,我这个老朋友,性格刚烈得像野牛一样,面对儿子,却十足慈父一名,铁汉总有柔情的一面。
第二天中午再往镇内闲逛,在香港已经不会看见这些令人怀念的景像了,开着电动车卖猪肉的猪肉佬,嘴角还叼着香烟吞云吐雾。
用担挑挑着竹篮子卖菜的妇人,蹲坐在街角。
那些年的鄕村理髮店,瞬间将我拉回到七八十年代的旧香港。
坐在超市门外聊天的老人家。
过春节环卫工人仍在放假中,因此街道有些垃圾。

黎溪新镇

第三天坐汽车到老朋友的出生地黎溪镇,黎溪分新旧二镇,老朋友还有一些亲戚生活在 新镇 ,他的一位小学同学陪伴了我们三天,聼了老朋友一些小孩子时期的故事,我想你们也会有兴趣。 我住在一间新建还不到一年的酒店,从高处看黎溪新镇内的房屋。
这里虽然已经有气体燃料瓶,但村里人还爱用柴,按他们说用柴煮食比较好味道。
充满人情味的乡村小商店,希望不会像我生活的城市,在大型超市垄断下,小商店淹没了,一些人情味的事物也被淹没了。
小商店内的毛主席画像,在一些年长的老人心目中,他是神。
 
 
 
 
 

黎溪旧镇

在一九九四年,广东飞来峡大坝落实兴建,一九九八年大江截流,相距十一公里的黎溪旧镇搬迁到连江边海拔较高的地方,今时今日的黎溪旧镇,大部份已经淹没在连江河的水平面三十米之下。
我们须要包一艘小船才能到老朋友出生的小村落,那里有一间古寺,名叫丰盛古寺。
 
 古寺以前是在山上,截流后江水上涨,淹没了山下的房屋,而以前位于高地的古寺,现已经变成在江边了,一下船便到了寺前。 
老朋友就是在这棵大榕树下匆匆忙忙的出生,那个年代没有医院,祇有接生妇。
丰盛古寺内有名的五百罗汉像
 
黎溪由于地理的原因,在二战和国共内战的时候,从北方南下广州,必经地处英德市的黎溪镇,黎溪镇属战略防御的咽喉位置,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老朋友告诉我,丰盛古寺附近是乱葬冈,原因这里曾经是行刑地,日军俘虏会在这里被枪毙,他们小时候常常在地下挖到人骨。 当年的黎溪小学已变成危楼,每一个生长在黎溪的人也有份兴建这间小学,七十年代穷乡僻壤并没有碎石机器,不管男女老少,大家出手出力,用铁锤把一颗一颗的石头打碎,广东话叫 “ 揼石仔 ” ,老朋友説当时经常会锤到自己的手指头。
探访完老朋友小时候居住的旧镇,下午回到新镇他亲戚的家里吃晚饭。
由于我只管吃,忘记拍照,借了朋友手机拍的几张相片
最后一天的中午又在他亲戚的家里吃擂茶,擂茶源于古代中原,后传至广东,一个陶鉢,一枝一米长的擂棍,擂茶者坐下,用双腿夹住陶鉢,抓一把绿茶叶放入鉢内,加水用擂棍搅碎成浆,然后与稀粥合和即成。
由于我只管吃,忘记拍照,借了朋友手机拍的几张相片
席间老朋友提起小孩时期的艰苦日子,那时候城镇居民还是用粮票到国有粮店换取食物,有长达八年的时间老朋友一家只能以白粥和番薯当早午餐,而最期待也是春节,国家有鱼和肉的粮票派发,那是一年中能够享受到最丰富美食的几天好日子。
短短的五天假期完结了,可我有了一些感悟,离乡别井的人,为的是要过更好的生活,少时拼命要离开的地方,长大了却是眼泪归还的地方,也许每个人都有梦想,可不是每一个人都可把梦想实现,我们都是普通的人,把普普通通的事情做好就已经不普通,我们也是平凡的人,平平凡凡地过一生,其实,已经不枉此生。
上一篇:
下一篇: